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经营管理>井矿论坛>正文
抗战中的井陉矿工游击队
http://www.jznyjkjt.com    2018年08月16日 15:28   来源:冀中能源井矿集团  

抗战中的井陉矿工游击队

——谨以此文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3周年

 

井陉煤矿资源丰富,煤质优良,开采历史悠久,盛产焦煤,以煤质优良著称于世,素有“北方最良之煤田”、“金盆宝石”美誉,很早就遭到了中外势力的窥看,饱受官僚军阀和外国列强劫掠。19371011日,日本侵略军侵占了井陉煤矿,1016日,日本军方对井陉煤矿宣布军管,对矿区人民实行法西斯统治,残酷压榨煤矿工人,疯狂掠夺井陉煤矿的煤炭资源。不甘心做亡国奴的煤矿工人,为了民族的利益,先后成立井陉矿工人游击队和正丰矿工人游击队,在晋察冀边区抗日政府和路北县政府的领导下,与日本侵略者展开殊死斗争。涌现出高先筹、钮海峰、耿晚子等一批抗日锄奸英雄。

 

193782225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陕北洛川举行了会议。通过了《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定》和《抗日救国十大纲领》。会议决定:必须坚持抗日战争中无产阶级的领导权,在敌人后方放手发动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。井陉县委在上级党组织领导下,成立了抗日机构“工委”和“工作团”。把宣传抗日政策,组织群众斗争和在敌人后方建立武装放在首要位置。

井陉煤矿党组织根据县委的指示,深人到矿工中间,宣传党的抗日战争的战略思想和抗日战争的方针政策。党支部负责人刘万选、李玉,利用合法身份,经常和工人在一块谈论边区军民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故事,动员矿工参加抗日队伍。矿工们耳闻目睹日军的残暴罪行,心中燃起了愤怒的烈火,矿工中不断有人逃离矿山,投奔根据地,参加矿工游击队。到19382月底,以钮海峰为首的矿工游击队由六、七人,发展为一百多人。

钮海峰原是井陉煤矿的一名铆工,河北定县钮辛庄人。他仗义坦率,好抱打不平,群众基础好,善于团结矿工。19381月,他接受党的任务,就和矿工高汉成、耿佩玉(耿晚子)、王川贵等七人秘密组织起了游击小组,凭着手里仅有的三条枪、十颗手榴弹,机动灵活地与敌人展开斗争。一到天黑,他们就到井陉矿的铁路支线和车站附近,打冷枪,燃放鞭炮,使占据矿山的日军整夜不得安宁。

与此同时,以苏玉连为首的矿工游击队也很快发展成为一百多人的队伍。矿工游击队在逐步壮大,但队员的作战素质和政治素质较差。其中大部分是工人,农民,还有少数思想不稳定的人,加上参加游击队的目的不一,纪律松弛。19382月,为了提高矿工游击队的战斗力,北岳第四军分区派侦察股长巫德九等三人来到矿区附近的马头山村;对矿工游击队进行了整顿,巫德九任副队长。并在全队开展了政治和军事教育,讲“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”,讲毛主席的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,教唱革命歌曲,使游击队员的政治、军事素质有了提高。与此同时,在队员中发展了党员,建立了以巫德九为首的支部委员会,加强了党对矿工游击队的领导。

由于矿工游击队组织纪律性和战斗力的加强,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不断打击敌人,取得了明显战果。仅在两个月的时间里,就缴获敌人七挺重机枪、十一挺轻机枪、一百多支步枪、二万六千发子弹、一千多枚手榴弹,还有无线电机、电话线、造枪机等。游击队利用这些战利品。在根据地黑水坪村建立了一个修械所。游击队的声望越来越高,一些伪军和矿警纷纷投奔矿工游击队。19382月下旬,一批伪军在井陉矿反正,击毙日军十几名,带出步枪十支,机枪两挺,给日军以迎头痛击。事隔不久,约三十余名矿警起义,缴了日军枪械二十余支,并杀死日军二十余名,投奔到了游击队。

1939214,矿工游击队配合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八团,搞了一次夜袭井陉矿的战斗。

这一天,太阳落入西山,夜幕徐徐降临,大家以轻快的脚步,沿着羊肠小道向日军盘踞的矿山行进,夜里十点钟到达预定地点——岗头村,大家隐蔽在一片树林里。

 战士们用白毛巾捆在左胳膊上为标志,等待攻击的命令。井陉矿党支部负责人李玉,带领矿工按预先的布置打开北后门,随后马上发出了信号。部队首长一声令下,八路军和游击队员纷纷从隐蔽处跃出,进了矿门,隐蔽在日军、矿警宿舍附近和岗哨的旁边。

“叭!叭!叭!”信号弹响了,枪声、手榴弹爆炸声、杀声突起。日伪军被这突然袭击震惊了,有的来不及还击就做了俘虏。这次战斗,在井陉矿地下党的配合下,只经过一小时的激战就结束了,活捉日军七名,打死十多人,缴获步枪一百多支和部分弹药;还烧毁了敌人一部分宿舍、办公室等。

在井陉矿工游击队逐步发展壮大的同时,正丰矿工游击队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,由高先畴带头也组织了起来。

高先畴是安徽合肥县人,虽与段祺瑞家沾点亲戚,但家里很贫苦,性格刚直,为人仗义,后当了正丰矿的代理煤师。他做煤师后,一直和工人们保持着很好的关系,工人们很愿意跟他接近。抗战爆发后,地下党支部负责人杨万英、许德等人和地下党员许善田等,经常在矿工中讲抗战故事,宣传抗战胜利构消息。这些故事和消息,不断地传到高先畴舶耳朵里,使高先畴的心里升起了民族正义之火,激起了他对日本侵略者的痛恨。一次,一个日本监工欺侮工人,恰好被高先畴看见,顿肘,怒从心头起,他狠狠地打了日本监工几个耳光。19395月,他抱着抗日救亡的爱国心,毅然和好友霍子玉、李国华一起投奔解放区。以后,他在北岳第四军分区参谋长蒋树的领导下,组织起前方工作组,后返回正丰矿,在矿山附近的凤山、周家坑、曹泉等村,秘密串联矿工,组织抗日武装力量。1938年秋天,他根据北岳第四军分区的决定,带领组织起的游击队员,配合八路军对正丰矿进行了一次袭击。这次战斗,消灭日军一名,缴获机枪一挺、迫击炮一门、步枪三十余支。战后,高先畴率领数百名坚决要求抗日的煤矿工人,随部队到根据地赵庄岭成立了矿工游击队。高先畴任队长,军分区派于文奎任指导员。

19396月的一天晚上,高先畴和正丰矿地下党员、灯房负责人刘叠山秘密接上头,趁敌人睡觉之时,带领部分游击队员和矿工混在一起进入煤矿,把数千盏矿灯偷愉地拿出煤矿,并用毛驴运到了解放区,等敌人发现时,游击队员已走得无踪无影了。就这样,正丰矿工游击队在高先畴韵领导下,今天在矿区铁路支线、车站袭击敌人,明天又在矿区农村路上袭击过路的日伪军,采取声东击西、以少胜多等巧妙的游击战术,打了多次胜仗,成为井陉矿区打击敌人的一支有生力量。

1939年春,井陉、正丰两支矿工游击队都发展到四、五百人。为了粉碎日军的战略阴谋,取得抗日战争的彻底胜利,井陉县委根据边区党委的指示,把活跃在矿区周围的游击队编为井陉支队,隶属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四分区领导。后又改编为平井获支队,下辖四个中队:陶品山任一中队队长,钮海峰任二中队队长,苏玉连任三中队队长,高先畴任四中队队长。到19457月,又合编为晋察冀军区第四分区独立团。这期间,改编后的矿工游击队更加英勇地与日军作战,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贡献。

注:本文根据《石家庄党史资料》整理

 

(周永秀 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