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经营管理>井矿论坛>正文
石头院的诉说
http://www.jznyjkjt.com    2018年07月27日 16:39   来源:冀中能源井矿集团  

石头院的诉说

 

井陉东南正,太行山脉里的一个普通村落,远离繁华喧闹的都市,整个村庄显得静谧祥和。在这个千年古村落,有一处无人问津,甚至无人知晓的百年古宅院,它便是建国初,全国十大煤炭生产基地之一,井陉煤矿创始人——张凤起的故居。

张凤起自幼聪慧机谨,饱读四书五经,为县府文库生员,年少得志,随父经商,很早就懂得经营之道,决意开办煤窑。但是,因土法采煤,工艺落后,产量极低,收益甚微,经营极不理想。受洋务运动影响的张凤起,决定寻求更先进高效的西方采煤技术。于是赴洋人云集的天津开展商务活动。经人介绍,结识了时任李鸿章水师训练总长的德国人汉纳根,二人经过磋商,由张凤起购得西村马家土地18亩,汉纳根出资纹银五万两,合股开办井陉煤矿,在引进德国先进工艺和设备后,招募工人,开井动工,并在同年上书清政府申报采矿权。但是,当时时局动荡,军阀当道,又有义和团事件波及全国,采矿权时时未获批复。合伙人汉纳根为人仗义厚道,期间还引荐张凤起赴京拜见慈禧太后,并通过捐纳,赐予五品蓝翎之衔。然而经营六年后,接任北洋大臣的袁世凯,以“刁生劣监”的名誉强行剥夺张凤起的股权,受此一劫,硕大家业顷刻间囊空如洗,家徒四壁,曾经呕心沥血经营的煤矿也至此破产,而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,中德宣战,作为战胜国,剔除了汉纳根在井陉煤矿的一切权利,被遣送回国。

在专程拜访张凤起的嫡孙张宝玉(原井陉三矿退休工人)时,他曾经告诉我们,据老一辈人相传,祖父张凤起过世时,汉纳根还专程来大院吊唁,在一个很精致的皮箱内取出一个大红包给了张家,里面全是银元,由于汉纳根的捐助,张凤岐的丧事办的风风光光,可见二人的感情至深。

光绪二十一年,正是张凤起如荼如火的光景,现保存完好的百年石头大院,就是在这一年破土动工,圈墙造院,从而留下了这座风雨沧桑的百年石头大宅院。由井陉矿区紧邻晋域山西,受晋派建筑风格的渲染,整个院落呈晋式全封闭城堡式建筑风格,外观,顺物应势,形神俱立。其内,窑洞瓦房,巧妙连缀。博大精深壮观,天工人巧地利。于貌似千篇一律中千变万化,在保持北方传统民居共性的同时,又显现出了卓越的个性风采。总的特点是:依山就势,随形生变,错落有致,气势宏伟,功能齐备,基本上继承了我国西周时即已形成的前堂后寝的庭院风格,再加匠心独运的砖雕、木雕、 石雕,装饰典雅,内涵丰富,实用而又美观,兼融南北情调,具有很高的文化品位,显示了清代末年一个敷裕殷实大家族的居住格调。

一正两厢是这座大院的基础模式,侧房为双坡瓦式屋顶,正房则为砖瓦屋脊平台房顶,登上屋顶即可俯瞰院落,又可遥望全村,千年古刹——朝阳寺尽收眼底。古朴风韵的石头房,就这样鹤立鸡群的耸立在井陉的南正村。青砖砌垒的门楼有两个墀头撑托着门檐,砖雕精致,装饰典雅的光亮大门檐角高翘,斗拱铺张。木装饰是以木构件为结构体系的中国古代建筑最主要形式,是在有结构或功能作用的木构件上雕刻而成。木雕的题材则多为,民间喜闻乐见的吉祥图案为主,而更引人入胜的那些图案寓意。如,葡萄松鼠喻示着多子多孙;牡丹象征着富贵平安;麒麟则寄托了院主人福禄寿考,子孙世代为官的憧憬;莲花便是出淤泥而不染;而鲤鱼更是寓意着年年有余。这些图案利用其谐音、寓意、比拟、象征,表达了主人的生活志趣和人生追求。

两根檐柱支撑的过厅屏门上,则是用彩绘和平雕这种自由多样、生动活泼的装饰风格,内容皆为相传的神话传说、民间故事,如八仙过海、南海观音、岁寒三友、一图一个样,图图有内涵,十分考究。木雕彩绘的内容,既体现了勤俭持家、光宗耀祖的主流思想,也反应了儒道互补的价值追求和实用主义的民间泛神崇拜,从而赋予了建筑装饰以广泛深刻的思想内涵。这些装饰作品虽历经百年之久的风寒日晒,但如今看来依旧生动传神,确实是民间留存不多民间艺术珍品。

砖雕是古建筑民居多为常见的一种形式,而在这座大院中也不乏少见。正房的女儿墙和配房的屋脊,便是一幅幅构图漂亮、别有洞天的砖雕和灵巧的砖瓦灵巧构成的图案,同样也是由吉祥富贵寓意的图案为主,仔细端详,回味无穷,赏心悦目。雕梁画栋,砌砖啄瓦,显示了工匠的苦心积虑,独具匠心。正是这比比皆是的砖雕、木雕、彩绘,打破了大院的规整方正的屋宇范式,消除了房屋结构上的严防深拒给人带来的的压抑感,让人怡然自得,心旷神怡。

匾额和楹联是古人非常注重表达情趣的方式。大院主人通过这些诗情画意的文字体现出“做人像楹联,做事如随笔”的生活追求。“春风大雅能容物,秋水文章不染尘”这是门楼上引人注目的楹。它的释义是温暖的春风雅量高远,有包容万事万物之大胸怀、大气度,文辞笔墨如秋水一般清澈透亮,不沾染半点世俗尘埃,这也是对自己的期望,更是告诫大院的后人的箴言。心中当容万物,不可与人争名夺利,留得一颗清白明亮的心境。如此胸怀修养,也可看出张凤起的超逸出尘,不同俗流。而正房上的石头匾额刻有“慎独”二字,既是自律,也是封建社会对道德的至高标准,人前人后都是谦谦君子,也是作为自身修养提炼,并始终不渝、更加小心谨慎地坚持自己的道德信念,自觉按道德要求做人做事,不会恣意妄为。这一匾一联展现了张家大院主人对人生理念和精神向往的追求。中国古建筑一直都注重励志内容和风水堪舆,譬如大院的高门坡、高门坎、高门墩石,都迎合着前低后高,高门出贵子、步步登高的风水讲究,也寓意着那个社会时代所敬随家族秩序的高低尊卑。

古人宗教思想以居中为贵,传统民居建造也均以中轴对称,院落重门为主。这座大院也是如此。左右对称,规划整齐,无论在平面布局,立体效果及形式上都体现的庄严、恢宏、和谐,与传统的瓦房用青砖垒砌的墙面不同,这座大院最大的特点则全部是由人工凿刻无缝石垒墙,并且整座大院墙面没有添加一砖一瓦,每块石头几乎都是精挑细选,从正房的中轴线开始,两侧的石头块大小均匀,东西配房的石头也相互对应,可以说将建筑的对称美渗入到了一石一琢上。在那个全凭人工的时代,制作如此整齐划一的石料肯定会价格不菲,据说一块稍大的石块,可抵当年普通百姓家庭半年的生活费。整座院落都是用的上等石材,如正房门口两侧的条石,有两米多高,四周八面平整如洗,正面笔直的石刻线条,精美绝伦。屏门下那条条石呈长方形,足有上吨重,而在百年前没有机械的设备的年代,搬运这些大型石料,要等到寒冬腊月之际,在路面上泼水,结冰后放上滚木,将石块运到宅基地处,耗资如此巨大的石头房,也彰显出当时的张凤起先生富商巨贾的气派。房屋不仅外观气派大方,居住也格外舒适,夏季屋外骄阳似火,室内却清爽宜人;冬季室外寒风刺骨,室内温暖如春。原因是一米多厚的墙体将夏日的炎热和冬季的寒风拒之门外,使屋内冬暖夏凉,四季如春。配房窗框和门框的石头都是由整根条石穿插墙体内外,每一块都重达数千斤,宽阔的窗户和屋内拱形的屋顶使得屋内宽敞明亮。7米多高的正房高大威严,使人没有任何压抑感,反之倍感神清气爽。整个建筑设制,集官、商、民、儒四位于一体,既遵循了中国古代传统的阴阳五行之说,又合乎了尊卑有序,内外有别的伦理道德礼制,同时还在建筑的局部和细微之处,汲取了南方园林建筑的设计风格,将造院技巧与造园艺术有机地融为一体,形成大院建筑艺术的又一大特色。如此种种,将大院缝合为多元文化体的艺术大殿堂。外观,堡墙高筑,顺物应势,形神俱立,气宇非凡。入内观览,庭院深巷,曲幽多变,巧连妙缀。真是博大精深壮观,天工人巧地利。在保持北方传统民居共性的同时,又显现出了卓越的个性风采,不愧为我国民居建筑艺术之精品。

对于经历了文革动荡的人们而言,承载着太多的蹉跎岁月和苦涩的记忆。原本一场政治运动,最后却演变成一场泯灭人性和毁灭文化的闹剧,“破四旧”的浪潮随之冲进了大院,彰显宅邸等级的一对上马石,如今只剩下了一个,门墩两侧的抱鼓石同样也遭到了破坏,精美漂亮的门罩也被拆除,屋脊的五脊六兽也被砸掉,曾经祥和太平的大院,变得千疮百孔,满目疮痍,留下如今的累累伤疤,提醒后人经历过的曾经。

神佛是古代百姓的精神寄托,也是崇尚天地之阐释,在如今无神论的现代社会,仍旧有一些不解之事。那天,参观完这座百年石头院后,在与张凤起嫡孙张宝玉聊天时,他告诉我们,上个世纪九十年的中期,这座大院进行了一次大的返修装饰,毛糙的屋内墙面进行了重新粉刷,被砸掉的五脊六兽重新回到了屋顶,拆除了大方砖地面铺上了瓷砖,近百年风寒日露瓦顶也得到了精心整理,而就在工匠们修整东配房的屋顶时,在一块瓦片下发现了一尊铜饰菩萨像,一寸多高,做工不是很精致,但菩萨额头留有整齐的发帘,这样的菩萨并不多见,但是大家没在意,工匠便揣入兜中带走了。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真的动了不改动的灵物,翻修过后大约半年的时间,住宅大院的张家后人时运一直不好,先是身患脑血栓的老人病情无缘加重,而后家中不顺琐事频发,直到有一位懂得周易八卦的朋友来家中串门,听说家中诸事不顺,便占了一卦,才知道大院内有一尊佛未归位,十分找得到返修房屋时时的菩萨铜像,遗憾的是没有找到。之后从本村朝阳寺请回一尊菩萨奉供于东侧耳房,家中才得以太平安康。

如今游离在这座百年院落中,仍然感受到古宅一百多年前膏粱锦绣,门庭若市的景象。时光荏苒,百年如白驹过隙,几代人见证了石头房历经风雨,饱受沧桑的过去,同时也见证了百年井矿古老沧桑的历史印痕,而这座大院更不愧是一份凝重而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。让人留恋、让人神往、让人思索……

 

(周永秀 供稿)